您现在的位置: 28365官网 >> 信息中心 >> 茶亭 >> 正文

简朴的父爱

作者:林垂枢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发表时间:2017-6-21
浏览:

父亲出生于1905年的农家,读过二年半私塾,初识文字。他一生以农为主,农闲时多有外出兼做一些木雕手艺,以补家用。父亲十八岁时与十七岁的 童养媳母亲结婚,先后养育两男两女。祖父母早逝,他是一家六口人的顶梁柱,是个地道的民国时代的面向田土背朝天的中国式辛劳农夫。


为了一家六口人的生活,他鸡鸣即起,肩扛锄头,手持菜篮,先得去菜园锄草、施肥或浇水,回来时就采摘一篮子瓜果青菜,顺便到田边水圳清洗干净,交给母亲当家去。吃完早饭,带上农具,他又匆忙下地耕作去了。


我念小学时,春耕大忙季节,学校放农忙假,父亲却在冰冷水田里插秧。我常负责往他的秧苗桶里来回送肥。干活小半天后,家人就会送来糯米饭给父亲做点心。这时,父亲怕我饥饿,便会让小半碗给我充饥。
过年是我孩提年代最盼望最欢乐的日子,父亲不但给我添置新衣,而且还让我们吃得特别丰盛。新年正月,家乡往往从初十到十八日大开祠堂,请进神像,让乡人烧香祈福,并举行游神活动。此时祠堂周边,熙熙攘攘,乡间商贩也趁机摆滩设点做起生意来。我和小孩们往往整天都在那里追逐奔跑玩耍。这时如果父亲在场,我就会要求他买吃的玩的东西,父亲都乐意买给我。


有一年夏天,我偷到村前梅溪游泳,溪水进入耳朵,引起发炎疼痛发烧。他非常担忧,还背着我到处求医治疗。
十四岁,我就离校自找工作去了。他很不放心,又怕我辍学文化太低,影响前途,没有出息,一再叫我回家继续读书,提高文化素质,但我没有听他的。十八岁时,我争取调干读书,他喜出望外,高兴至极。
二十二岁时,我进入大学校门,我们农家破天荒有了第一个大学生,他更是欢天喜地,眉开眼笑!而且还为我花了30元人民币(相当于当时工作人员月薪价值),买了一架手表赠送给我。


我大学毕业后,被分配到福清任教,他认为我林家历代为农,现出现了一位中学老师,真是光宗耀祖。我临走上任时,他还特叫母亲煮了几碗农家饭菜,拿出家酿陈年老酒为我饯行。
我大学毕业就结婚,在福州仓山上渡街道登记领取结婚证时,政府发给一大把烟票、糖票、布票等结婚供品票证。可是还是学生的我俩,根本没线购买,于是我向父亲求助。他在生产队劳动赚工分,根本没有现金收入,却东借西凑给我寄来73元人民币,我才把供品买下。当我把大学生女朋友带回老家后,他更是乐不可支,还为我办了6桌婚宴。


文革期间,60岁出头的父亲,还跑到尤溪县做了两三年的木雕手艺,赚了600多元人民币(日薪仅1.80元),回家为我两兄弟盖了四间土房。这是他给我兄弟俩最大的一项遗产。


一个文化很低而又辛劳的农民父亲,赚不了多少钱,笨拙的口舌,表达不出多少爱的语言,但他用极简朴的行动,表达了对子女的深爱与厚望,为子女做到了仁尽义尽。父亲节前后,想起父亲一生的辛勤和深爱,我衷心感激他的养育和无微不致的关怀之恩!老父已于1972年病逝,他的生前期盼,在世的子孙基本上都做到了,大家在这盛世里都过得丰衣足食,吃穿无愁,请父亲在九泉之下安息吧!

文章录入:lha    责任编辑:lha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精彩推荐
   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

    Copyright 2001-2009 © fqqx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福清新闻网-28365官网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
    地址:福建省福清市元洪路广电大楼10层 邮编:350300 Email:fqqxb2009#qq.com(#改成@) 联系电话:0591-85235390

    闽ICP备09010386号